中国学术期刊要积极参与国际话语权竞争
发布时间: 2014-03-10 浏览次数: 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2月19日第561期 作者:聂珍钊
  【核心提示】在当前国际文化与学术交流日趋频繁的大背景下,我国哲学社会科学要想在世界思想文化交流、交锋和交融中争取话语权并掌握主动权,必须加快国际性学术期刊的建设,争取办出一批有国际影响的学术期刊。
  当前国际学术话语权的争夺日趋激烈,但事实上西方借助期刊优势基本上垄断了国际话语权。在我国高校图书馆,除了中国知网外,我们购买和使用的具有国际影响的期刊数据库全部由西方国家研制与出版。借助学术期刊,西方话语大量涌入我国,甚至在某些方面作为世界“学术前沿”引导着我国的学术研究。
  中国应努力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话语权学术期刊
  从根源上看,国际学术话语权的竞争主要受制于“权威期刊引文数据库”的评价机制,即各类国际引文索引的编制权。谁拥有这种编制权,谁就
有权力界定何为权威期刊和决定哪些期刊为权威期刊。这是最高层的国际学术话语权。由于西方国家长期控制权威期刊索引,掌握了绝大多数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人文期刊,不仅借助这些期刊维护和强化其学术垄断地位,而且还借助这些期刊无偿获得学术研究成果和知识产权,引导学术热点和输送意识形态。
  反观我国,由于缺少期刊评价话语权,加上期刊国际化程度不高,在国际学术界,得到认可的我国人文社科学术期刊寥寥无几,这同中国的经济地位、文化地位和学术地位很不相称。
  中国期刊在各类国际权威期刊数据库中的缺位,导致中国学术研究的两大隐患。一是大部分权威期刊为美欧西方发达国家拥有,容易导致中国某些学者迎合西方主流学术期刊的学术旨趣和意识形态,以获取论文发表和国际学术界的承认,从而降低了对中国本土具有重大理论价值和社会意义的问题的关注,导致“中国问题”和“中国立场”在国际学术界的“失语”。二是根据版权法,欧美各权威期刊在发表我国学者研究成果的同时不仅轻而易举地获取了该成果的版权,而且还利用这些成果进一步加强了它们的经济实力,导致中国学术成果的首发权向欧美外流。
  
中国期刊应“以我为主”走向国际
  与学术期刊强国相比,我国社科类学术期刊的发展水平还有一定差距,总体研究水平不高,国际影响力普遍较弱,办刊模式落后,全球组稿能力不强,海外发行能力和经验不足,形不成富有声势的“中国学术声音”。
  自2012年始,国家社科基金开始资助中国200家学术期刊,为中国期刊走向国际奠定了基础。而且让人充满期待的是,国家社科基金还计划从中再遴选出一二十家顶尖期刊,按照“站在国际前沿、符合国际需求”的标准打造国际名刊。
  在讨论人文社科期刊走向国际的时候,不能不提到SSCI和A&HCI这两大索引。一些人担心SSCI或者其他评价体系“导致学术创新的缺失”。甚至还有人担心,SSCI和A&HCI会导致现有的大多数中文人文社科期刊对走向国际的放弃以及会为中文人文社科期刊的国际化缚上一道枷锁。这些担忧实际上都源于SSCI和A&HCI有害的一种假设,而有害的前提是这两种索引收录的不是优秀期刊,否则是没有理由担忧的。目前被收录的中国期刊的数量是微不足道的。可以设想,如果中文期刊在SSCI和A&HCI的收录目录中能够达到5%—10%,我们能够说这对中国学术有害吗?相反,如果没有收录中文期刊,难道就对中国学术有利吗?我们不能因为缺乏对SSCI和A&HCI的了解就采取盲目抵制的态度。如果这样,只会导致在学术上闭关锁国并在国际上再次把自己孤立起来,而这无助于改变我国话语权缺失的现状。
  无论是SSCI和A&HCI的评价标准及其方法,还是被收录期刊的办刊特点和规范,都是我们需要学习和借鉴的。学习和借鉴是为了发展,而争取有较多的中国学术期刊被SSCI和A&HCI收录是最好的学习和借鉴。挟洋自重或盲目拒绝都不是科学的态度。一些学者关于“理性、合理地看待及利用国际引文数据库及其评价功能”是正确的。还有学者提出“中国学术国际化的三重境界”,主张“创建并繁荣发展植根于汉语的、本土的、原创性的学术,实现‘以我为主’的国际化,促使汉语学术在世界上兴起”,这是颇有见地的观点。
  在当前国际文化与学术交流日趋频繁的大背景下,我国哲学社会科学要想在世界思想文化交流、交锋和交融中争取话语权并掌握主动权,必须加快国际性学术期刊的建设,争取办出一批有国际影响的学术期刊。
  (作者系华中师范大学《外国文学研究》主编)               (责任编辑:胡子轩)
  转自中国社会科学网

  原文地址:http://joul.cssn.cn/bk/bkpd_qkyw/bkpd_qkyw_1044/201402/t20140221_96887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