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学术期刊“市场化”成为一种自然行为
发布时间: 2015-01-15 浏览次数: 4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第675期
原文地址:让学术期刊“市场化”成为一种自然行为-中国社会科学网 http://joul.cssn.cn/bk/bkpd_qkyw/bkpd_qkyw_1044/201412/t20141229_1460971.shtml

  中国学术期刊的市场培育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如果不顾现实条件而通过行政手段强制推动学术期刊“改制转企”以实现“市场化”,其负面效果可想而知。
  学术期刊的“市场化”不单单是对这类特殊文化实体的性质进行改变,更是一个关涉中国整个文化管理体制改革的重大问题,因其重要,期刊界已多有讨论。在实践中,很多地方推行的“改企转制”被“暂时”放下了,但“暂时”放下并不意味着“不改”了。因此,对这个问题进行再思考仍非常必要。
  第一,学术期刊究竟属于文化事业还是文化产业?关于这一点,有很多相关的研究文章已经讲得很清楚了。这里想强调的是,基于体制的原因,中国的学术期刊从一开始就是以公益性质的面貌出现的。这就是说,学术期刊这种强烈的社会公益性,决定了它们必然属于文化事业,而非文化产业。尤其在中国,学术期刊作为服务于党和国家意识形态的一种文化载体,如果要将其强行纳入以追求经济利益为目标的文化产业部门而放到市场中竞争,显然是强学术期刊之所难,因为原本就没有适合学术期刊自由竞争的土壤。事实上,从最近几年上海学术期刊在面向市场方面做的改革工作来看,虽然有不少学术期刊在经费上已经完全自立,但仍没有发现有哪家学术期刊真正走上了产业化的道路。
  第二,改革学术期刊的目的是什么?我国的学术期刊有一个很重要的使命是繁荣学术,培养人才。二者相依相存,互为动力,互相促进。因此,我国学术期刊的改革,不能离开它的使命。学术期刊“转企改制”中的“市场化”设想,不能否定众多学术期刊几十年来在繁荣学术、人才方面所作的贡献,更不能任其在“市场”中自生自灭,这样只会造成学术期刊界的混乱。如果完全将学术期刊推向市场自负盈亏,绝大多数学术期刊恐怕就很难支撑正常的办刊开支,这就会导致一部分人抛弃纯学术期刊的办刊追求而寻求其他的“生存方式”,长此以往不仅会使很多学术期刊因此倒闭或转行,而且还会使我国学术文化和学术人才的培养面临风险。
  第三,我国学术期刊的改革与发展是不是一定要效仿西方的发展模式?有的人总是喜欢拿西方的做法作为样板,并以此来否定或诋毁自己。既不考虑中西方文化差别,也不考虑在这种文化和意识形态差别下的学术期刊发展的自然选择。固然西方国家的Science、Nature等一批知名学术期刊从一开始都是商业化、集团化运作的结果,不仅赢利很多,而且办得很好,学术声誉很高。但是,国内有些大赞西方学术期刊办刊模式的人,其实只是看到了西方极少数早已形成学术市场垄断地位的知名学术期刊的生存景象,而忽视了西方绝大多数学术期刊尤其是人文社会科学学术期刊令人忧虑的生存状况。事实上,在西方国家中,一般学术期刊的生存境遇并不理想,大多数高校的学术期刊尤其是人文社会科学学术期刊都主要依靠政府或各类基金会的补贴“过日子”,并没有完全依赖市场。可见,西方国家的学术期刊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完全“市场化”。而学术期刊市场化的基本条件是学术自由度和办刊自由度的扩大,中国和西方国家在对学术期刊的管理体制上完全不同。所以,中国的学术期刊改革企图效仿西方那一套做法,在实践层面显然是行不通的。
  第四,是先改制后“市场”还是先“市场”后改制?从西方国家学术期刊的发展历程看,应该是市场选择了学术期刊,而不是学术期刊选择了市场。正如一些学者所指出的那样,在西方国家,首先是有了一个比较成熟的出版市场之后,才出现了学术期刊规模化、集团化等兼并重组的商业化运作现象,也才出现了爱思唯尔(Elsevier)、施普林格(Springer)这样一些著名的学术出版集团。但是反观我国,学术出版市场尤其是学术期刊出版市场存在先天不足,我国学术期刊虽然有数千种,但是面对评职称、晋级、完成各类课题、年度考核、获得文凭等诸多需要的庞大的作者队伍,仍然杯水车薪、资源稀缺。在这种现状下,市场在这里基本是失灵的,根本无法起到配置资源、调节价格的作用。这就是说,中国学术期刊的市场培育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如果不顾现实条件而通过行政手段强制推动学术期刊“改制转企”以实现“市场化”,其负面效果可想而知。
  总的来说,学术期刊的改革是必要的,也是必须的,因为在当前学术期刊数字化(网络化)、专业化、国际化的推动下,学术期刊领域的资源配置也确需市场法则来规范,但这种改革应该循序渐进,绝不能简单行事,方式方法要稳妥,尤其不能进行行政强制。中国的学术期刊是现有体制的产物,情况也十分复杂,单靠行政手段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学术期刊的未来发展,只有依据自身的特色和优势,不能简单地模仿西方资本主义模式下的期刊发展办法,尤其不要强行对学术期刊的生存和发展方式进行统一规定或限制。因为不可能有谁能洞察未来,学术期刊的改革与发展道路也只能是在实践过程中的选择。在任何时候,学术期刊都不可能是同步发展的,总会呈现出有层次的多样化存在形式,其实这才是这个社会或这个世界的真实景象。学术期刊未来的发展更需要的是政府的正确导向和牵引,而不是“一刀切”的做法。也就是说,政府的主要精力应该放在引导、服务和监管上。比如,在学术期刊现有管理方式和经费渠道不变的基础上,可根据自愿的原则在数字化(网络化)、专业化、国际化方面进行资源整合的引导;对一些特别重要的学术期刊进行特殊的支持或扶持,如对发展势头较好、具有一定国际影响力的学术期刊进行资助,或者对在国际上有较大影响力但生存环境较为艰苦的民族类学术期刊进行扶持,因为这些学术期刊的存在与发展对于推动国家的现代化进程,对于社会稳定以及促进各民族的团结和民族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都具有特殊的意义。当然,作为学术期刊,也应具有强烈的危机意识、市场意识和竞争意识,不仅不要担心被改革,而且应当主动寻求正确的改革之路,放眼全球,积极参与市场竞争,吸纳优秀编辑人才,着力打造自己期刊的特色和品牌栏目,提升办刊质量,培育实力强大的作者群和读者群,广开营销渠道,以期满足适应急剧变化的外部世界的发展需求。如此,当市场需要它们的时候,当它们需要市场的时候,转不转企,市场化与否都是一种自然行为了。
 
  (作者单位:《西南民族大学学报》编辑部)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